2020-08-02 20:30:38[更新]

电影学堂 | 是枝裕和:去呈现看不见却能感知的东西

 
 
今天是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的最后一天,电影学堂大师班以现场连线的方式,请到了日本导演是枝裕和。对中国观众来说,是枝裕和已经是一位不需要特别介绍的导演。他的电影作品《下一站,天国》《无人知晓》《步履不停》《如父如子》《比海更深》《海街日记》《第三度嫌疑人》等,都在国内拥有众多影迷。2018年,是枝裕和凭借《小偷家族》获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是枝裕和导演的最新作品是由凯瑟琳·德纳芙、朱丽叶·比诺什、伊桑·霍克主演的法语电影《真相》,入围第76届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第二十一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棕榈影片《小偷家族》映后见面会

 
是枝裕和也是上海国际电影节的老朋友,他的作品一向是展映单元最为抢手的爆款。2018年,是枝裕和带着刚获得金棕榈奖的《小偷家族》参加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今年,虽然导演本人因疫情原因无法前来,但《真相》依然如约参加了本届电影节的展映。


 
视角从家庭转向社会


2004年,42岁的是枝裕和推出以小孩视角看待成人世界的《无人知晓》。之后他的父母相继去世,女儿出生,他的作品也开始从孩子转向父母和家庭视角。从《步履不停》中的家庭聚会,《如父如子》中的孩子错换,到《海街日记》中的四姐妹生活,《小偷家族》中的组合家庭,是枝裕和的多部作品大多都是关于家庭主题,但视角却不尽相同。他表示,这种变化并不是刻意为之,而是一个电影人随着自己的年龄、随着自己的家庭状况,拍摄作品的视角发生了转变,“我也觉得这是一种很有意思的变化”。

在被问到60岁以后的家庭题材作品会有什么不同时,是枝裕和坦言,自己也不知道到了60岁以后会拍出什么样的作品,而且变化的契机也并不只是年龄。“如果从主题上来说,大家现在可能感受到我在一定时期内越来越倾向于拍一些社会性的话题。在那之前就是以家庭为主,主要是拍家里边的话题,比如说在一个小区,在一个家庭之内发生的故事。但是从《第三度嫌疑人》开始就更关注社会性,整个镜头的视角在这方面发生一些转换。”

是枝裕和的“社会性”,并不是简单地紧跟热点,而是希望有更多的沉淀和反思。他笑言自己是一个对于发生的事情反应稍微慢一点、需要时间消化的人。“2001年的时候日本大地震,直到现在我觉得我还没有完全把这件事情消化掉,包括新冠疫情也是如此,真正产生影响的话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也是通过自己的作品不断地表现出大家在日常生活中用眼睛看不到的、但能够感知到的东西。”
 

喜欢和演员一起创作人物


是枝裕和最早以拍摄纪录片出道,他的剧情片从《无人知晓》到《小偷家族》,都能让观众感受到浓重的纪录片风格和主题。是枝裕和说,他更把纪录片视作一种方法,而不是一种类型。拍纪录片对自己最大的影响,是他发现自己脑海中所想象的事情,跟真实的世界和真实的人物相比,反而是真实的世界更加复杂,所以他在创作时更倾向于一种“共同合作”的方式,“与其说我按照自己脑海当中所想象的人物让演员扮演,我更喜欢共同的创作,和演员一起去发现、和演员一起创作人物。而这样的态度恰恰就是非常纪录片式的,我今后应该也会延续这种方法。”

日本已故著名女演员树木希林曾主演过是枝裕和《步履不停》《比海更深》《小偷家族》等6部影片,这段电影圈如同母子般的合作关系,也被影迷津津乐道。是枝裕和称,树木希林女士对自己来说,是工作当中不可或缺的伙伴。“其实她在工作当中是一个非常严格的人。如果在工作当中有什么做得不太充分的地方,她一眼就可以看穿。我们人都是这样的,如果看不上对方的时候,我们就会想:我再也不想接触他了,再也不想和他说话了。树木希林也是一样的。我不想有一天会被她说‘我不想和这个导演合作了’,所以我每天工作都非常拼,就是为了不让她说出这句话。”

是枝裕和所说的“共同创作”,在成熟的演员如树木希林身上特别有效,但放到儿童演员身上,又是另一种风格。2004年,14岁的柳乐优弥凭借《无人知晓》获得第57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最佳男演员奖,成为戛纳史上最年轻的影帝,是枝裕和由此也被外界认为特别擅长拍摄儿童表演。不过,导演说自己至今也不敢说在拍儿童戏方面得心应手,相反每次都会遇到新的挑战,因为每个小朋友个性不一样,面临的问题也截然不同,唯一可以借鉴的经验,就是“耐心”是必不可少的,“擅长拍小朋友这件事情不是天赋,而是你能不能等,等待这件事情很重要。我觉得最重要的不是天赋,而是说你能不能等得了。”
 

对日本电影业的责任与反思
 


是枝裕和导演的新作《真相》全程在法国拍摄,这也是是枝裕和首次执导外语片,这个过程与他在日本本土的工作经验截然不同。是枝裕和说,在日本拍电影的时候,感觉像有一个很大的活动,一说拍电影全体成员就要一起吃,一起住,甚至都要牺牲一些睡眠的时间。但在法国,每个演员都有自己的工作时间,比如凯瑟琳就坚持每天8小时工作制,吃晚饭之前肯定要结束拍摄,这样大家都会各自回家吃饭。“日本的拍摄方式,无论对于演员还是工作人员来说,负担都是比较重的。但我们这次在法国拍摄,有位工作人员是单身母亲,拍完了之后就可以去幼儿园接孩子,过着自己正常的生活。这可能是日本有必要学或者必须要学的地方。在日本我们也希望可以进一步朝法国的拍摄方式越来越近,我们要改变我们的拍摄环境。” 

说到日本电影,是枝裕和表现出了一位行业前辈的责任感。他认为日本电影产业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而新冠疫情使行业本身存在的问题更加暴露出来。日本电影人应该团结和发声。另外两位日本导演深田晃司和诹访敦彦也有着同样的问题意识,三人经常就此交流看法、探讨对策。

除了导演、编剧身份外,是枝裕和最近十年还作为制片人、电影学校导师活跃着,把许多时间和精力花在培养和扶植年轻电影人上面。对此,是枝裕和说:在日本会这样做的导演很少,日本也缺乏完善的电影教育体育。帮助年轻人一半是为了传承,另一半是自己想要从优秀的年轻人身上学习、得到新刺激。
 
 

指导单位:国家电影局        主办单位: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上海市人民政府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11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