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3 07:42:33[更新]

跟着电影游上海 | 这座城市是我取景拍摄的好地方

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电影节组委会为来自各个国家的电影人推出了“跟着电影游上海”活动。各国电影嘉宾、参赛参展剧组、“一带一路”电影节联盟代表,以及电影市场来宾等,参观了具有红色记忆、海派精神和江南韵致的城市景点,加深了对上海的了解和认识。一些多次来沪参加电影节的国外影人说:“过去总是匆匆来去,这次总算真正认识了上海,以后会带着剧组来上海取景拍摄。”


开展“文旅融合”,向全球电影人推荐上海、了解上海,是本届电影节的一大创新举措。在市文旅局的支持下,电影节特地设计了3条线路。市内路线分别游览外滩、豫园、上海中心、新天地、一大会址纪念馆;远郊路线是游览新场古镇、南京路步行街、外滩;浦江半日游路线包括豫园游览以及黄浦江游轮体验。

当电影节组委会征询各国来宾参与意见时,马上得到了热烈响应。尤其是来自“一带一路”电影节联盟成员机构的代表,更是积极报名。昨天,参与“一带一路”电影周各国影人们,在电影节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游历了外滩、豫园、新天地和中共一大会址等上海特色地标。

入围金爵奖剧情片、纪录片、动画片的导演、主演、制片等,更想坐在游轮上领略黄浦江两岸风情。定居在德国的乌拉圭导演卡洛斯说:“2004年我就来上海待了3个月,那时我在上海师范大学教授电影制作课程,因为一直专注于教课,也没有时间参观上海。这次电影节的游上海服务,让我弥补了之前的遗憾。”


今年,德国导演卡洛斯带着自己的作品《生日》来到上影节,电影讲述了一对已婚但分居的夫妇马蒂亚斯和安娜,虽然感情破裂,却在一起策划儿子卢卡斯生日聚会的故事。谈到自己的电影时,卡洛斯坦言,在德国制作和出品电影的环境并不太好,预算非常有限,因为各种原因,电影最终耗时六年才完成。“听到自己的电影入围金爵奖主竞赛单元提名时还是非常激动的,在上影节《生日》发布会当天,就有3、4个中国电影公司来找我洽谈电影在中国的发行事宜。还有一位编剧给我看了他的剧本,希望能寻找合拍机会。中国电影市场比我想象中还要大。我想,如果合拍能达成,这座城市一定是我取景拍摄的好地方。”

上海中心大厦是象征上海发展的高楼,也是此次游览的一个重要景点。卡洛斯在大楼第118层的“上海之巅”观光厅不禁感慨道:“我很好奇超高层建筑内的中国员工都是如何工作与生活的,他们有什么的体验。现在我需要构思一个好的剧本,只要有合适的故事,我就会在上海中心大厦拍摄一部和中国有关的电影,用我自己的理解去讲述中国的故事。”


入围金爵奖主竞赛单元的剧情片《光影守护者》。是第一部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亮相的哈萨克斯坦电影,也是近年来哈萨克斯坦电影走向国际的代表作。制片人卡纳特·托雷与片中主角“泰山叔叔”的扮演者莫卡萨诺夫一起参加了上海游览活动,后者还是本次金爵奖最佳男演员的有力争夺者。卡纳特·托雷表示,上海是一座非常有内涵的城市,如果能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我一定会用自己的视角挖掘出很多动人的故事。这次旅游,让我在上影节的经历十分美妙。”而年迈的莫卡萨诺夫在参观豫园的过程中,坚持在每一个角落都拍照留念。谈及对上海的印象,他竖起大拇指,连说了三遍:“上海很棒,我很喜欢这里。”


卡纳特·托雷还透露,哈萨克斯坦的电影市场很小,去年全国共制作了70部电影,其中80%都是小成本电影。来到上海才知道,上海一个城市的银幕数就比整个哈萨克斯坦还要多,“作为制片人,上海国际电影节是一个寻找资金与合作的好平台。如果有机会,我会与中国同行合拍电影,或者来上海取景,我想我的这个答案是肯定的。”

爱沙尼亚导演雅诺·波德玛此次带着《露特寻龙记》参与金爵奖最佳动画片的角逐。这是这位老人第一次来到中国,短短十余天的行程,他已经来外滩三次了。有一次他在外滩独自出行时迷路,不会中文的他得到了本地人热情的帮助,最终成功找到回酒店的方向。跟在旅游团中,他说,“我觉得这座城市非常有趣,人也十分友善,就算有的人不会说英语,也会帮忙找到能说英语的年轻人跟我沟通。在上海的这几天里,我学会了乘坐观光巴士和地铁,可以很方便地去感受当地人的生活和文化。”站在外滩眺望陆家嘴的高楼,上海一半传统、一半摩登的城市景象也给他带来了艺术灵感:“现代建筑与历史传统的结合,让这座城市与其他都市相比,显得非常独特,很容易激发我们的灵感。”

 

指导单位:国家电影局        主办单位: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上海市人民政府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11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