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07 10:31:09[更新]

每日新闻59

 DAILY NEWS每日新闻

04
DAILY NEWS每日新闻
05
www.siff.com
www.siff.com
特别关注
FILM
2017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
Shanghai International Film and TV Festival
    问:《摔跤吧爸爸》前段时间成了“爆款”,在很多专业人士看来,这部电影只是完成度比较好。其实电影正能量我们中国也不缺,故事流畅的电影我们也有,为什么这部电影能成爆款?
    曹保平:我觉得这是基础好,也就是专业能力好。从艺术属性来说,它类似于心灵鸡汤,艺术属性不算很高,动作方面我们也有比它拍得好的。但它综合指标全都达标,而且能做得好,这就算得上是专业类型片。拿类似的中国电影比较,在思想性和价值观上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可以说是寥若晨星。这就是技巧问题,编剧如何建立人物关系、进行铺垫,如何设立情节点一步步达到高潮,都是非常专业的。现在中国电影最缺的就是这种专业度。精准算到每一个环节的变化、人物如何逆转等,绝不是那么简单。它做到了在你意料之中又在你意料之外的之外,这不容易。比如说这部电影的最后,爸爸被锁在房间里,而其实电影前面很早就有铺垫,“爸爸不是永远在你身边”。小环节容易被观众忽略,但在剧作上不可缺少,一步步然后合理地推向高潮。我们的电影很多就是“生给”,前面情节里什么都没给,突然拔地而起,人物开始哭,很莫名其妙。对于类型片和商业片来说,纯粹就是靠技术、编剧的能力。编剧的能力和做铅笔做瓶盖不一样,不是流水线生产;电影技术是有弹性的,永远在变化,你捏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实事求是地讲,我们捏得技术还不够。
 
    问:有一种说法是中国是“差不多”先生盛行,什么事情到差不多的程度就完了。
    曹保平:电影和各行各业都是相关的,当整个水准提高的时候,它也会跟着提高。
 
    问:你这次当评委,也看了很多高水平的参赛片,那您觉得当下很多国产片,跟这些参赛片相比,差距体现在哪里?
    答:电影到最后,是拼形式上的表达和对人性的洞察,但这些都是在基本技术指标之上的,如果连基本技术指标都达不到,就根本无从谈其他层面的东西。现在很多电影都不是在比最高的东西,而是看中间层面的基本专业完成度有多高。现在看美剧、英剧,甚至韩国和日本的电影,让我扼腕痛惜的是,在这个维度上我们比人家差很多,而不是说最冒尖的那一块我们差多远,我觉得那个不是最重要的。
 
    问:这次看到的片子,有没有哪种题材、拍摄手法特别打动你的?
    曹保平:这次有很好的片子,看完之后觉得很不错、很兴奋。但具体的我不能说,而且现在还没看完。
 
    问:文艺片方面,特别是一些新导演会说:“观众看不懂我的片子,因为我们没有文艺的土壤。”另一方面,很多人不认为这些是文艺片,而完全是催眠片。可能文艺片导演觉得鲜明的个人风格其他人看来是表达混乱、看不懂。有一种说法是说,某些拍烂片的人觉得自己在拍艺术片。而这就导致外界对文艺片有一种误解,觉得文艺片一定不好看。但在外国如法国,文艺片很受欢迎。你怎么看?
    曹保平:这个问题很难谈,受众和创作者之间是双维度的,审美的问题是一个双向的问题。一切没有衡量的指标的事情都没法谈。同一部电影,不同的人看到的东西不一样,要看观众的审美程度达到什么标准。如果你想用叙事或剧情片的标准从一部独立电影中看出美来,这就很难;但也会有人从画面、视觉、音乐、拍摄等方面看到打动自己的东西,这主要看审美,所以独立电影的标准无法建立。但剧情片或者说类型片的标准可以建立,因为这是有迹可循的。我在学校上课的时候也是基于剧情片,冲突、结构都能基于标准进行谈论。
谈类型片 国产电影需要提升的是基本技术
 
    问:接下来打算拍什么类型的电影?
    曹保平:接下来还是犯罪型题材的电影,想象力飞扬、更宏大。
 
    问:你对犯罪题材情有独钟吗?
    曹保平:对的。它是窥测和了解人性很好的角度。也还有其它方向的电影会要拍,在准备中。
 
    问:接下来的电影与之前的电影相比会有风格变化吗?
    曹保平:其实每一部电影都不一样,《追凶者也》和《烈日灼心》挺不一样,接下来的这一部和这两部又都会不一样,可能会加入一些诗意性的东西。
 
    问:你喜欢合作的明星都是实力派,接下来会考虑和“流量明星”合作吗?
    曹保平:我没有合作过,也没有概念。某方面来说,他们是替罪羊。在这样的电影环境中,矛盾会聚焦在他们身上。我没合作过,但不排斥,主要看合适度,后面电影会需要这个年龄段的演员。后面可能会商讨合作,如果对我的方法有排斥,不合作就好。但我自己接触过一些,有些孩子很可爱很想进步,有强烈的想成为好的表演者的欲望。
 
    问:抛开价格因素,“流量明星”都比较贵。你有没有一种想法,别人越是说某个明星演技差,你越想进行调教?
    曹保平:这个事情是一分为二的。价钱是市场经济的结果,别人愿意给,演员能要这个价。但人一生的爱不仅仅是钱,有些时候有自己很热爱的东西,钱就不是唯一衡量的指标。主要是在合适的平台上谈,如果是很喜欢的东西,没强大的资金支持也有可能达成;但如果钱是最重要的因素,满足不了你,那肯定没有必要再谈。
关于自己 下一部作品会带点诗意不排斥流量明星
 
金爵奖评委曹保平接受记者采访。 《每日新闻》记者 吴恺 摄
 
EB9T6355.JPG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11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