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1 13:49:12[更新]

促进沿线国家电影文化互联互通 | “一带一路”电影交流圆桌论坛

 


作为今年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一带一路”系列活动的重要部分,“一带一路”电影交流圆桌论坛于今天上午举行。来自匈牙利、希腊、拉脱维亚、埃及、立陶宛、哈萨克斯坦、印度、阿联酋、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波兰等国家的电影节及电影机构代表在论坛上分享各自的电影节办节经验、观众培养策略与市场推广机制。
 
这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电影历史与电影文化积累深厚。各个国家的电影节、电影机构,以及影视行业的工作者做了哪些让自己的电影文化传播出去的努力?未来他们在电影创作和电影文化交流方面又有怎样的愿景?论坛上各位嘉宾畅所欲言。

 

11.jpg

 

小语种国家电影产业现状
百花齐放,各具挑战

 

论坛上半场欧洲板块中,来自欧洲的嘉宾首先讲述了本国电影市场的现状,以及作为电影从业者,各自的组织在推广本国电影时所面临的挑战。
 
波兰电影委员会项目经理安娜·狄杰德斯克介绍道,波兰4800万人口,去年电影院观影总人次达到5000多万,“从统计学来讲,这个数据意味着每个波兰公民在一年里都去了一次电影院”。在波兰影院中放映的电影多数来自美国,波兰本土电影只占20%,也有个别来自日本、韩国的电影。当然她也表示:“我来自波兰电影委员会,如果有中国制片公司想在波兰拍电影,我们会助他们一臂之力。”


希腊塞萨罗尼基国际电影节总监艾丽斯·贾拉杜坦言,由于近年来希腊处于经济危机,该国电影产业最大的挑战就是资金问题。得益于电影节这个平台以及部分中国机构的帮助,希腊的一些制片公司已经渡过难关。现在新一代导演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从制作的角度来讲,市场上也会有一些外国的资本进入希腊的电影行业,我们现在也在不同的电影节之间展开横向交流。对于观众,我们的挑战是在于怎么样教育观众,除了电影节以外,如何让更多的观众看电影,这还是有一段路要走。我们要提高观众关注电影的意识,所以在塞萨洛尼基电影节,我们也开始研究经常去电影院的群体,看看他们有哪些需求。”

 

22.jpg
 


同样尝试通过电影节开发观众群体的还有立陶宛维尔纽斯国际电影节,该电影节行业主管瑞塔·斯坦内利特也认为,电影节是培养观众群体非常重要的推广平台。“在我们国家有非常多的观众群体,电影节是对电影文化的展示和推广,也是一个能够吸引观众关注电影的高质量平台。来到上海国际电影节,我也听到电影节的票非常热销,这也意味着在这里,也有高质量的观众群体。”
 
拉脱维亚国家电影中心总监蒂塔·瑞埃图玛表示,欧洲许多国家说着各种不同的语言,所以面临的挑战,就是如何让这些影片在更大的范围内进行交流,“例如拉脱维亚的电影如何在爱沙尼亚放映,当然如果是法国的电影在拉脱维亚放映更容易,但是拉脱维亚的电影如何放在法国的平台上放映就很困难。今后,我们也会思考如何应对这样的挑战。”

 

新科技带来新平台
如何跳出传统的观影格局

 

当前,通过视频点播、VOD、虚拟现实等不同的科技手段,观众对于观影平台的选择越来越丰富。这些变化对各国的电影节和电影机构也有着不同程度的影响。立陶宛维尔纽斯国际电影节行业主管瑞塔·斯坦内利特认为,电影行业工作者应该主动拥抱这些机会,这些新技术比较复杂,但是的确带来了很多机遇。继去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展示了VR电影之后,“此次戛纳电影节上也有VR电影放映,之后我们也许会看到更高品质的VR电影出现,这样的机遇,会带给我们更多电影方面的体验和方向。”
 
希腊塞萨罗尼基国际电影节总监艾丽斯·贾拉杜分享了自己的经验,在希腊国内最近一次纪录片电影节上,组委会在网上构建了一个平台,提供免费观影的机会,“这是一个持续几天的虚拟影院,实现了250人次的观影。虽说规模很小,但在没有太多广告宣传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很重视这个结果。尽管每年都会有包括来自世界各地的许多影迷参加纪录片电影节,但我们仍然关注新科技,因为这是非常好的传播电影内容的渠道。”


波兰电影委员会项目经理安娜·狄杰德斯克谈到一个现象,“在波兰我们看到,现在一些年轻人其实都不太去电影院了,他们经常都是在手机上看各种内容。所以,作为电影制片人或者作为内容的创造者的我们,需要考虑怎么样和这样的观众联系起来,我们需要找到新的方法来创建对他们来说有趣的内容,而且要更好地理解他们通过什么渠道看这样的内容。如果你有好的故事,能够以好的方法呈现你的故事,就能够吸引到观众的注意力,这些观众就会想要看你的电影。”


 
关于新的观影平台和新技术,匈牙利米什科尔茨国际电影节主席表示,未来电影业仍然具有其独特性,“就像刚才几位嘉宾所说的,如果只是要看电影的话,我们有很多不同的渠道,但是一起到电影院去看电影的体验是最独特的。在电影行业当中,我们需要关注的问题,就是互联网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是否能够给我们的内容带来帮助。现在的电影首映还是在电影院,但同时我们也看到有些电影,包括短片、纪录片等类型的电影,他们更多地是在网络、VOD等平台上放映的。这些电影在一般的电影院上映是不太合适的。包括艺术电影院线,都是需要一些官方的帮助才能维持。因为对一些年轻人而言,他们更喜欢去影院里看美国大片。而艺术电影是让人们看完之后要努力思考和回味的,这是不同的观影体验”。

 

33.jpg

 

响应“一带一路”号召
与中国合作擦出电影新火花


目前,这些嘉宾所在的国家的,有不少电影人和机构正在与中国同行展开合作。蒂塔·瑞埃图玛介绍了拉脱维亚与中国合作的情况,其中就包括拉脱维亚国家电影中心建立的VOD视频平台,“我们正在计划使用这个平台展开更多的国际交流,包括与其他‘一带一路’国家合办虚拟电影节等,从未来发展的角度来说,这是值得做的。”
 
艾丽斯·贾拉杜也对虚拟电影节的概念很感兴趣,“一般来说,我们做的很多电影节活动都需要互动,虚拟电影节可以使各个不同的国家,特别是‘一带一路’的国家都参与进来。它不需要长途旅行,是非常开放、非常容易参与和管理的。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现在的确在科技方面非常先进,所以,我想中国电影同行一起参加这样的活动,应该很有意思。”
 
匈牙利米什科尔茨国际电影节主席狄博尔·毕罗介绍道:“两年之前我们与中国开展的活动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二十年前在匈牙利并没有中国电影的展映,但是现在可以看到中国电影了。这些合作的新举措很成功,我们还要继续努力,今后有更多的电影交流。我们非常希望与一些国外电影节,比如上海国际电影节直接建立联系,未来开展更多的合作。我们希望一些动画片、短片和其它类型的电影,都能够进入到电影节当中。”
 
谈到与中国电影界合作的话题时,波兰电影委员会项目经理安娜·狄杰德斯克认为,欧洲的电影如果要进入中国市场,双方就应该构建更好的沟通网络,“也就是说我们需要进行更多的交流,要做更多内容上的合作和互动,一起来进一步推动相关的工作。”


立陶宛维尔纽斯国际电影节行业主管瑞塔·斯坦内利特透露,立陶宛五年前在维尔纽斯国际电影节已经和中国的合作方展开合作,“我们希望进一步了解亚洲的文化,沿着‘一带一路’能找到非常好的合作机会。中国的导演有必要了解欧洲不同国家的特点,我们的语言特点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希望我们能够彼此有更深入了解,合作更有深度。”

 

44.jpg

 


电影节帮助电影文化推广
培养观众是重中之重


沿线国家的电影节,又是怎样推广电影文化的呢?在论坛下半场的亚非板块中,嘉宾们首先讨论了这一问题。菲律宾奎松城国际电影节主席艾德·乐亚诺说,他们所面对的挑战也正是如何开发观众和争取观众,“互联网的崛起,的确对观众的电影消费方式有所影响。而且现在也可以看到电影内容非常多,还有很多在线看视频的机会。也就是说,电影节有着极其重要的培养观众的作用,因为一般来说,我们都在一些电影院里边看电影。但是各国的电影、或者只有在电影节才能看到,而这样的机会并不是特别多。所以,我们需要用科技来帮助我们,找到一些新的模式、新的方法,让电影能够更好地面向观众。”

 

55.jpg


 
戴安娜·阿什莫娃是哈萨克斯坦国家电影集团的销售总监,她介绍称,哈萨克斯坦目前有一个专注于短片的年轻人电影节;另外,还有国际电影学校等组织和机构,专注于培养艺术院线的观众。“我们也有专门的互联网平台,和不同国家的大使馆、领事馆合作,哈萨克斯坦做了很多工作,努力推广跨文化的沟通、合作,为我们的电影行业创造出更好的文化环境。”


埃及开罗国际电影节艺术总监艾哈迈德·沙基说:“埃及的开罗电影节1976年就开始了,是非常有影响力的电影节。40年前我们开始做这个电影节的时候,我们的主要目标就是把世界各地不同的电影介绍到埃及。埃及像上海一样,是个极其巨大的旅游城市,有2500万人在那里生活,但是观众的人数和其他国家地区相比并没有那么多。我们可以看到本地电影在票房方面占了很大的部分,除此之外还有美国商业片,加起来大概占到了埃及票房总收入的90%左右。在这些方面我们都在作出努力,就是去培养观众和推广不同类型的电影。因为很多电影可能并没有得到观众的关注。我们也会与不同的国家之间建立联系,我们去年放映了大概30多部中国电影。”

 

国际电影节跨区域合作
展示更丰富更多元的异域文化


 
关于电影节怎样培养当地人才,以及不同电影节之间如何实现跨区域合作的问题,与会嘉宾也都畅抒了自己的经验和见解。
 
迪拜国际电影节电影市场经理阿耶莎·查各拉介绍:“我们的电影节和电影市场都是有关系的,如电影的制片人之间有很多的合作,我们需要进行国际性的合作,才能够更好地生产一些电影。电影节,有自己的任务,包括去促进不同文化之间的理解。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做电影节的原因。在迪拜,人们喜欢看一些大片,特别是好莱坞大片,我们也希望向观众介绍更多的艺术电影和独立电影。”


来自孟买电影节的斯姆里提·基兰表示,虽然孟买电影节的历史比较短,但面对的问题是一样的,“宝莱坞在世界上有很大的名气,从今年8月开始会推出‘电影星期一’活动,让更多人能体验到印度电影文化。印度每年大概制作1500部电影,我们会按照不同的主题进行分类进行展示,让人们更好地了解印度丰富的文化,而不是每年就看几部宝莱坞大片。”
 
迪马斯·加亚斯拉纳介绍了印度尼西亚国内的电影节情况,“在下个月,印尼会举办自己的第11届电影节,持续一个月时间,前三个星期我们会到不同的地区进行放映活动,有些是非常偏远的农村,最后一个星期我们会举行高中生的创作竞赛,会有5至7个短片脱颖而出。印尼还有很多农业人口,他们在接触电影节的时候,也能够得到很多有意义的收获。一个参赛学生说,获奖对他来说根本没什么,他只要进入决赛就满足了。因为当他进入到决赛之后,电影节就会邀请他到大城市,可以住酒店、坐飞机、坐火车。这是他唯一能够离开他生活的村庄的机会。我们也会给学生一些建议,要他们用自己的语言、自己的声音、自己的视角展开作品。”

 

55.jpg
 


“一带一路”促进互联互通
创新平台机制拓宽合作项目


 
围绕如何借助“一带一路”的机遇,实现各国电影文化的互联互通,大家也展开了热烈讨论。马来西亚亚洲电影促进协会代表王德承先生,是这部分论坛的主持人,他首先举了菲律宾和哈萨克斯坦的例子,“中国大使馆每年都会组织电影放映,也就是推广中国的电影。除了这些官方搭建的文化之桥,我们还可以创建其它的平台和机制,进一步深化和拓宽合作。”
 
哈萨克斯坦国家电影集团销售总监戴安娜·阿什莫娃就此话题谈到:“几年前,哈萨克斯坦代表团参加北京电影学院的交流活动时,签了学生交流备忘录,所以哈萨克斯坦电影人对‘一带一路’倡议有强烈的共鸣,参与了很多相关活动,包括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等。讲述中国作曲家冼星海故事的电影作品,是中国和哈萨克斯坦国家电影制片公司联合制作的,这个项目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因为这是历史的一部分,而且这部电影也将向冼星海晚年在哈萨克斯坦度过的时光致敬。”
 
埃及开罗国际电影节艺术总监艾哈迈德·沙基认为:“对于我们来说,也能够受益于‘一带一路’倡议。我第一次有机会和菲律宾,和哈萨克斯坦,包括全世界各地的嘉宾交流,是在上海实现的。开罗和上海有比较悠久的联系,我们之前在开罗也组织了一些特别的活动,来展示中国的电影产业和电影作品。中国驻开罗的大使馆有一个中国文化中心,这个中国文化中心组织的电影活动,同样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文化的许多重要元素。”


印度孟买电影节艺术总监斯姆里提·基兰希望,未来能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携手共事,“目前,我们未必能够熟识各自国家的明星,我们也不了解各个国家电影文化的具体细节。电影跨国接触观众,一方面是通过故事本身,而电影明星也有重要作用。这就要看我们如何进行合作,包括如何吸引投资者的投资,需要建立机制不断地展开沟通。”他表示,通过国际电影节的平台,不同区域的人能更好地理解其他国家和民族的文化,不同国家之间需要进一步了解对方的市场、彼此的文化。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11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