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1 10:51:11[更新]

每日新闻45

 

《每日新闻》 记者 郦亮   实习生 郑茹馨

昨天,以“动画电影中的东方文化”为主题的第20届上海电影节金爵电影论坛沪举行。论坛聚焦世界范围动画电影中对于传统文化的优质又有趣的表达,通过学习已有成功案例的经验,提出中国动画电影中可能的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元素表达的若干种方式。

DAILY NEWS每日新闻
16
 
论坛由制片人、金爵奖动画部分评委袁梅主持,美国导演、金爵奖动画部分评委主席托尼·班克罗夫特,日本动画导演神山健治、动画导演王微等嘉宾受邀出席。
从美国动画到日本动画,对于文化的表达是电影的核心之一,这样的表达从故事背景设定到特色视觉表达,从展现风土人情到表达精神内核,让观众获得对于不同文化的多层次认知。
动画导演王微表示,他们团队将更多创作着眼点放在讲述中国故事。面对中国观众上,“中国故事从戏剧结构到人物设置力求突出中国特色。”到底什么样的动画作品会让中国观众发自内心地认同?他认为应当关注到故事本身“对于中国人而言,很多中国情愫是流淌在血液当中的,我们要做的更多的是把它呈现出来。”
曾执导过98部动画电影的托尼表示,当时迪士尼创作《花木兰》的初衷是试图接触亚洲市场。但在那个时代中,西方人想要拍摄有中国特色的电影需要面对相当大的阻碍,所以做了很多适用于全球观众的素材搜索,他认为尽管文化有所差异,电影所能传达的情绪元素是相通的,能够引起观众的共鸣。
日本动画导演神山健治在论坛中提到,日本动画是一个想象的世界,不分国界。经典动漫《龙珠》、《乱码》都取材于中国文化背景,但其中的中国不是真正的中国,而是想象中的中国。但是随着网络和科技的发展,人们想象的东西被破坏了,“日本动画的画风变得越来越现实,限制了想象空间。”但他认为,动画并非直接展示现实,而是描绘想象,是回归到用想象去创作的初衷。
动画电影中的东方文化
美国导演、金爵奖动画部分评委主席托尼·班克罗夫特谈动画电影的文化表达。 CFP 图
影片找到娱乐与剧情冲突的平衡点
 
 
DAILY NEWS每日新闻
17
 
《我单纯的兄弟》讲述的是一对非比寻常的兄弟关系。 本和巴纳巴斯从小就生活在一起,但22岁的巴纳巴斯始终只有3岁小孩的心智,这也让他得到一个绰号“Simple”。尽管“Simple”在别人眼中是个“麻烦鬼”,也对本的生活造成了一些困扰,但本还是舍不得离开“Simple”。因此,尽管遇到了种种困难,两兄弟依然形影不离,此后展开了一段执着弟弟带着“傻萌”哥哥冒险寻找15年不曾谋面的父亲的故事。
这部影片以温馨的情节,细腻的情感制胜。导演马库斯在发布会上表示,现代人时常因为手机而忽略了深藏在我们DNA深处的“沟通”特质,他希望通过这部电影可以唤起人们的交流与爱。
在昨日的发布会现场,不少观众对于“将法国小说用德国人的思维改编电影”的做法表示好奇——法国人的文艺、浪漫,德国人的理性、严谨,当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化彼此交融时,究竟会迸发出怎样的绚烂火花?
对此,马库斯表示,德国人也有非常浪漫的一面,这部电影的制胜之处,就在于情感的表达,它找到了娱乐与剧情冲突的平衡点,成功做到了与观众的情感交流。
不少观看过该影片的观众则表示,他们对影片结尾为兔子做手术的剧情,以及影片配乐尤为印象深刻。一位现场观众还特意带来了兔子玩偶与三位主创分享。导演马库斯表示,影片中的配乐是他的用心之作,他希望通过音乐传递更多的想法,同时也能丰富影片的层次感。
 
 
《我单纯的兄弟》唤醒人们交流与爱的“DNA”
《每日新闻》 记者 陈颖婕    实习生 崔洁
 
当法国人的浪漫“邂逅”德国人的严谨,会迸发出怎样的火花?改编自法国著名作家玛丽·奥德·缪莱尔同名小说,唯一一部入围上海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角逐金爵奖的德国电影——《我单纯的兄弟》,昨日举办了新闻发布会。导演马库斯·高勒、制片人迈克尔·莱曼等主创齐齐亮相,就影片深刻的主题与中德电影合作的未来展开讨论交流。发布会上,他们还用德文演唱了《生日快乐》,为上海国际电影节20岁庆生。
艺术是国际语言 期待中德电影合作
在谈及对中国电影的印象时,马库斯坦言,自己看过的中国影片不多,和许多外国影人一样,他认识中国电影,也是始于《卧虎藏龙》这部奥斯卡获奖电影。马库斯表示,中国电影市场拥有大量的观众,且近些年电影市场发展迅速,观影人次和荧幕数量都有了很大的增长,这也吸引了越来越多国外影人的目光。
此前,为了寻找对电影的灵感,导演马库斯曾前往世界屋脊——西藏游历。他表示很喜欢中国,也很喜欢中国文化,他认为,艺术是一种共通的国际性语言,他期待与中国电影人的合作,为中德电影文化交流开启一段美好的旅程。
 
《我单纯的兄弟》三位主创搞怪合影。 CFP 图
 
VCG111115050505.jpg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11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