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0 13:56:17[更新]

伊朗电影《13》成最大赢家,9岁最佳女演员吸引眼球 亚洲新人奖被赞推动亚洲电影发展

伊朗电影《13》成最大赢家,9岁最佳女演员吸引眼球 亚洲新人奖被赞推动亚洲电影发展


图说:伊朗电影《13》收获两项大奖。CFP图

□《每日新闻》记者 陈宏

        昨晚,第十八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颁奖典礼,在大宁剧院盛大举行,六大奖项也都有了归属。伊朗电影《13》拿到了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两个奖项,成为最大赢家。而获奖电影人在随后接受《每日新闻》专访时,纷纷表达了对亚新奖这个平台的感谢,“它能推动亚洲电影新势力的发展。”

  9岁藏族小影后萌翻众人

        昨晚的颁奖礼,包括徐峥、尔冬升等颁奖嘉宾,丁当、霍尊等表演嘉宾在内的众多重量级导演、演员、歌手,共襄盛举。盛大的红毯仪式、精美的颁奖现场,也体现了上海国际电影节对新人奖项的高度重视——自2004年起已设立12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是电影节除金爵奖以外的第二个竞赛单元,致力于发掘与扶持亚洲电影的新生力量,尤其是在电影节确定了“立足亚洲、华语、新人”的定位后,它更是地位显赫。
        亚洲新人奖共设立六大奖项,最终,伊朗电影《13》夺得最佳影片和最佳摄影两大奖项,成为最大赢家;而最佳导演奖有一众亚洲新势力争夺,最终被《0.5CM》的日本女导演安藤桃子获得;印尼电影《海边的希娣》获得最佳编剧奖,最佳男女演员的桂冠,则分别被中国台湾影片《不能说的夏天》的男主角黄远以及《河》的女主角央金拉姆摘得。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亚洲新人奖的“影后”,竟然是一位9岁的藏族牧民小姑娘,而拍这部影片时,她才6岁半!昨晚,面对如此盛大的场面,小姑娘有点紧张,在接受专访时很多问题都只会说“不知道”,却萌翻了现场的人。“来上海的时候,我的老师和同学都来送我,他们夸我很厉害。”在导演松太加的翻译下,央金拉姆羞涩地说,“我以前也没看过电影,在上海第一次看,还是自己演的这个,结果在大银幕上,我发现自己确实挺厉害的。”
        虽然导演松太加一再强调,不想因为一部电影,改变央金拉姆的生活轨迹,但击败包括《归来》张慧雯这些强劲的对手拿奖,还是在小姑娘的心里,种下了电影的种子,“是的,我还想继续拍电影,想当明星。”
 
  “最重要的是真诚地反映生活”

        这次,最重要的奖项——最佳影片,被伊朗影片《13》夺走,让票房大获成功的《战狼》颗粒无收,也说明评委们对亚洲电影新人们的期待。这部电影,是导演胡曼·斯耶迪的第一部长片,但是,这部片子此前已经在韩国釜山和波兰两家电影节拿过新人奖的最佳影片,实力确实较强。
        此前,伊朗电影《一次别离》横扫全球各大奖励,最终荣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也让人对伊朗电影充满了好奇。胡曼导演说:“能成功是因为我们的电影里都不假装,都是真诚地反映了实实在在的生活,像《一次别离》能达到这个位置,也是它应得的。我的电影也是表达了现实生活的问题,对于电影来说,这非常重要。”
        曾说希望将印尼的电影带到国外的《海边的希娣》导演艾迪·卡尤侬也说:“只有人性,是全球共同的语言,让电影毫无障碍地走向世界的,就是这一点。我的电影是关注女性的视角,印尼女性的地位很低,我把她们希望生活下去的愿望,带到了全世界。”
“感谢给独立电影人交流平台”
        所有的获奖人,都特别感谢了亚洲新人奖这个平台,“入选这个单元的电影,创作者绝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年轻人得奖了,才会更有动力发挥自己的潜力,让亚洲的电影越来越好。”胡曼·斯耶迪说。
       拿到最佳男演员奖的台湾90后演员黄远,在担任《不能说的夏天》男一号后,目前又在周杰伦监制的新片《一万公里的约定》中担任了男一号,可谓前途无量。“非常感谢这个奖,能让你们看到我。这是我第一次来上海,一来就是来领奖,对我来说,是非常美好的记忆,感谢上海,感谢上海国际电影节。”他激动地说,“以后,我还会抓住机会,不管艺术片还是商业片,我都会努力。”
        击败了众多有实力的导演,安藤桃子捧着重重的奖杯,连称这是“沉甸甸的奖杯”。“你知道,对独立电影人来说,拍电影有多么不容易。在日本,要做独立电影,寻找投资非常非常困难,更何况我还不是用数字拍摄,用的是16mm胶片来拍摄,这让我寻找投资方和发行方都异常艰难。”她说,“当然,我来上海后知道,中国的独立电影人也面临同样的状况。这是亚洲新人奖的平台,给了我电影机会,也给了我和其他有才华的电影人交流的机会,我觉得它非常有意义,让我获益良多。”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1109号